第092章 悦悦,还想逃?(1/2)

香风不止 !第092章 悦悦,还想逃?

杨心悦从屋内出来后,看到一身怒气的仇冰寒愣住了。

付珀珀那双朦胧的睡眼也瞬间瞪圆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客厅内会有这么多人,而且还有个陌生的男人,紧忙回屋中,因为她实在是有点衣不遮体了。

“仇……仇总,这么晚,您怎么来了?”杨心悦好奇的看着仇冰寒,突然间又说道,“哦对了,你们家来贼了,被潮哥哥抓住了,就是他!”

司徒柏林看着杨心悦指着自己,愣是没反应过来,仍旧是问出了他的疑惑:“你是谁,怎么会在这里面出来……”

“我是杨心悦啊!”杨心悦眨了眨眼睛,突然察觉到不对,皱着眉头娇喝道,“我为什么告诉你!你这个坏蛋!贼!”

“女婿,这到底……”司徒柏林看了看嘟着嘴的杨心悦,又看了看一旁冷若冰霜的仇冰寒。

“大叔,您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女婿。”刘潮耸了耸肩,介绍一下,“这位为是我的房东见公司老总仇冰寒,这位是我的合租伙伴兼同事杨心悦,刚才那位是我的客户作者兼干姐姐付珀珀……”

“怎么这么乱!”司徒柏林仍旧是没搞懂,“难道刚刚你不是跟……”

“恩,的确有点乱。” 刘潮紧忙打断旅客司徒柏林的话,他可不想让仇冰寒知道自己跟杨心悦的事儿,若不然她又要铁面无私的开除人了,虽然目前仇冰寒应该才得道自己跟杨心悦的关系,却没有证据,而自己跟她有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瓜葛,她也不好对自己下手。

“刘潮!房子我是租给你了!但你不要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!”仇冰寒双眸一瞪。

“仇妹子,谁是不三不四的人啊?”这时候,付珀珀整理好衣服有走了出来。

“别误会,我是指他!”仇冰寒指着司徒柏林说道。

“晗晗!我可是你爸爸啊,有你这么……”

“你不是我爸!当初你的所作所为已经确定了!”仇冰寒不想但这这么多人的面谈自己的往昔,转瞬厉声说道,“你出去!我不想你踏进这个屋子一步!”

“晗晗,这多年过去了,我只想为你……”

“出去!”仇冰寒根本不想听司徒柏林任何的话,直接大打断。

“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……”

“出去!”仇冰寒的声调升高,似乎已经到达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。

站在一边的刘潮看着司徒柏林的模样有些同情,作为一个父亲被女儿如此这般的怒斥真心是好可怜,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肯定会大骂仇冰寒的不孝,但刘潮多多少少的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了,所以在他看来,司徒柏林就是印证了那句俗话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……

转念一想,仇冰寒之前对自己的模样还算是客气了呢,你看,他亲爹在她面前还不是被左一个‘出去’右一个‘出去’搞得体无完肤,毫无辩解之力么?

“好了,仇总,毕竟这是你的老爸,俗话说得好,虎毒不食子,即便他之前做过什么错事儿,他也是生你养你的父亲,这份恩情不是几百万块钱就能还清的……”

“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?”仇冰寒那双精烁的眸子里散发着能冰冻三尺的寒气,有种从雅典娜转变为冰河的气焰。

刘潮不禁背着种强大的寒气所震慑,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。

是啊,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教训她呢,无论从哪一方面,仇冰寒都是他的上司,这又是她的家事,自己有用什么身份去开口呢?

她的下属?

还是她的房客?

“仇总,潮哥哥说的很对啊,你怎么对自己的父亲这样啊!”杨心悦也看不下去了,上前一步说道,“仇总你知道么,我爸爸对我也可严厉可严厉了,但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,虽然我总跟他对着干,可是我还是爱我爸爸的。”

仇冰寒面对着忽闪着纯真大眼睛,一副天真模样的杨心悦终究是发不出任何的寒气,这个小丫头似乎就是清晨的朝阳,让人又爱又怜根本不忍心去用厉言相对。

“这是我自己家的事情,很抱歉给你们带来了麻烦。”仇冰寒深吸一口气,语气上缓和了很多。

刘潮抓住这个机会又走上前去,刚要开口却迎来了仇冰寒瞬间转变的冷眼。

“你闭嘴!我的事儿不用管!”

刘潮的心儿再一次碎了,当然还有他的蛋也碎了,刚刚对杨心悦那么好的态度,怎么就一瞬间又针对自己了呢……

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啊!

刘潮欲哭无泪。

“司徒柏林,你能不能别在这丢人!这个房子我已经租出去了,现在你在打扰我的房客们!”仇冰寒也真心是无奈了,对着司徒柏林说道。

“对不起。”司徒柏林转身对着刘潮等人神鞠一躬,然后深吸一口气,迈着沉重的步伐敞开门走了出去。

刘潮看着他的背影,想起了小学时候的一篇课文,同样是父亲的背影,那位父亲艰难的爬上月台,而这个司徒柏林的是艰难的打开了门走了出去。

刘潮突然发现,其实司徒柏林的腰已经有点弯了,不知道是岁月的无情,还是预示着他曾经的错误已经令他无法直起腰板了。

那一想象,这位想要浪子回头的父亲面对仇冰寒,会是一种怎样的心境。

此章加到书签